第四卷 序曲〇 生日
    忘记是什么时候了,我曾经做过这样的梦,不知道是哪里的医院病房里,床上躺着一个年轻的女性,她的脸色十分憔悴,我以直觉判断她应该就快要死了,然而,她却还是露出十分安详的微笑。

    女子很温柔地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宝宝。

    床边有医生、护士,还有一个好像是女子友人的高个子老婆婆,跟一个身材结实的女性。

    突然,床上的女人轻轻地向老婆婆还有身材结实的女性招招手,两个人便凑近前去。

    「我现在要说遗言了喔。」

    很安详地笑着,女人这么说:

    「我已经决定好这个孩子的名字了。」

    她还是笑得很安详,然后怜爱地抚摸着宝宝的头。

    「这孩子的名字就叫『悠纪』虽然这个时代充满了各种痛苦悲伤的事,但我希望她能够不输给这个时代,顺利地活下去。」

    「这名字很适合你的孩子呢,这女孩一定会变得很坚强的。」老婆婆说道。

    「嘿嘿,对吧!」

    女性静静地笑着然后,就像是睡着了一般闭上眼睛。

    「可怜,常代婆婆悠纪就拜托你们了」

    这是她最后留下的一句话。

    这是个梦我是如此确信的。

    因为,那个妖怪回力镖老太婆眼睛里居然泛着泪光耶,这可是就算世界毁灭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吧。

    突然,病房的门开了。另一个抱着宝宝的年轻女性定了进来,很悲伤地看着躺在床上,已经离开人间的女性。

    就在那时候。

    床上的宝宝跟年轻女子怀里所抱着的宝宝两个人眼神对上了。

    两个人都一副很不可思议的模样,凝视着对方的眼睛。

    突然,其中一个宝宝很开心地笑着。

    另一个宝宝也像是被诱导着笑了。

    也许,我从一出生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深春吧。

    我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