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序曲二 九年前 崩坏吧,世界
    那一天简直是热到爆,我跟深春坐在公园里吃冰(大家就不要介意我又开始用男生的语气讲话了),太阳实在是大到让人快要抓狂,在这种情形下,冰棒实在是派不上什么用场,汗水流个不停,再这样下去,我简直就要变成美少女木乃伊了,不不不,看深春穿的衣服,的确可以看出她是个女生,不过我穿的可是男生的衣服,就算晒成木乃伊,也得要解剖之后才知道是女生耶。这我可不要,因此我便对深春说「回家吧」,回去老爸的房问就有冷气吹了,结果深春却说「那么,来我家好了」。

    「你家?」

    「嗯,就在附近唷。」

    话说回来,我们还没有去过彼此的家玩呢,每次见面不是在道场就是学校,基本上来说都是在外面玩,我是从以前就对深春生长的环境很好奇啦,因此便点头答应,「那就定吧。一深春也笑笑地牵着我的手,我真佩服她,天气这么热,深春居然还能这么有精神。

    深春的家,距离我们刚刚玩耍的公园,走路只要五分钟,我根本不知道居然这么近,那是一问不大不小,跟常代婆婆的大房子还有我家完全不一样、非常普通的一栋房子。

    「进来吧。」我听深春的话,「打扰了。」我在玄关脱下鞋子,结果,听到旁边的房间里传来声音。

    「深春,你是不是带谁来啦?」那是一个很稳重的女性声音。与其说是稳重,其实比较接近「柔弱」的感觉。

    「嗯,我朋友悠纪。」

    「!」

    深春一回答之后,我可以感觉到房间里传来一阵骚动,一名女子打开门走了出来。人如其声,看来是个文静的大美人,脸跟深春长得很像,但整体感觉却不太像。

    「悠纪,这是我妈妈。」深春向我介绍。

    「打扰了,我是久远悠纪。」

    我很有礼貌地鞠躬打招呼,要是一般的长辈,大概都会说「真是个可爱的小男生呢,等一下唷,我去拿点心跟存摺过来」(存摺?太快了吧),但是深春的妈妈却不是这样,不知为何,她一脸害怕地看着我。

    「太像了跟小时候的真理简直是一模一样」

    她喃喃自语着。

    「呃扼?」

    我疑惑地跟深春两人面面相觑,这个人到底是在惊讶什么呢?「真理」是我亲生母亲的名字,其实我是久远家的养女,不过,最近连我自己都常常忘记这件事就是了。

    「悠、悠纪」

    她出声叫我,但声音里却带着一丝恐惧,还有厌恶的态度。

    「深春,我,先回去好了。」

    说完后,我转身背对深春的妈妈,结果

    「没错这样最好,你再也不要来我们家了,不不只这样,你也不要再跟深春见面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妈妈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啊,悠纪,等一下!」

    那种混杂着拒绝、厌恶、恐惧、后侮、谢罪、憧憬、忏悔、悔恨各种情感的声音跟视线,实在是令我感到非常恶心,因此我并没有听到深春的挽留,直接打开玄关的大门便直直走了出去,忘却了夏天的炎热,我一回到家便跑去冲澡,边冲还一边哭着。但我并不明白为什么要哭,也许,是因为我有了预感,以后可能再也看不到深春了吧,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害怕失去朋友,在认识深春以前,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的,也从来不觉得孤独或是寂寞,我应该是个很坚强的人才对,都是因为深春,才害我变软弱的,混蛋。

    ☆

    尽管她妈妈说我们不可以再见面,但当天傍晚,深春还是跑来了我家找我,对此,我烕到非常高兴,可是我马上就后悔了。因为,深春从她妈妈那里所问到的事实,是非常恐怖的。

    我跟深春,是同父异母的姊妹。

    深春妈妈的结婚对象也就是深春的爸爸。白咲红太郎,在令深春的妈妈白咲秋奈怀了深春之后,又侵犯了她的朋友,我的妈妈真里真理,而让她生下了我。

    听说,这是因为以前的白咲红太郎身体里有着另外一个凶暴的人格,而我的妈妈就成了牺牲口叩。之后,常代婆婆封印了那个人格,因此白咲家才能过着平静安稳的生活。但久远悠纪不,是『真里悠纪』,这个『犯罪的证据』却活到了今时今日。

    听起来很可笑吧,就像是午间婆婆妈妈们在看的连续剧一样,别开玩笑了!白咲深春!你爸爸强暴了我妈妈之后,让她怀了我,最后,还让她因此过世,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说吗?对于你爸爸所犯下的罪行,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我逼问着深春,这种行为根本就是迁怒,是在找她出气吧?怎么说都行啦。

    「嗯,没有耶,我哪有什么话要说啊。」

    这就是她的答案。

    她是真的毫不犹豫,这个我唯一的朋友不,是『姊姊』。

    「不管父母怎么样,对于我跟你的关系都不会有任何影响啊,要向你还有你妈妈道歉的不是我,也不足我妈妈或我爸爸,而是我爸爸身体里的那一个坏蛋嘛。」

    听起来实在是很有道理,我也笑着回答「说得也是耶」。

    那之后,深春就留在我家跟我还有爸爸、妈妈、九音一起吃晚饭,完全没有发现到我的笑容里藏着杀机。

    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白咲家的三个人。

    如果深春能够有一点点罪恶感或羞耻感的话,也许我就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杀意了吧。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没道理了。

    那种没有自己容身之处的感觉,即使养父养母对我再好,也无法消弭的疏离感,打从出生以来就一直累积的负面感情终于找到了出口,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