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MOOK 翼与歌
    000

    在那个星期天,很少见,并不是被两个妹妹,火怜与月火给叫醒的,而是因为羽川发来短信后所响起的铃声,让自己自然而然醒过来的。虽然我平时引以为傲的深度睡眠是不可能被这样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但只要对方是羽川,我就会自觉地醒来,我这个人还真是现实啊。她的短信有时候会非常的一本正经,而且那内容也绝非简短,要解读这些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我为了让大家都能够理解,我稍微做一些翻译好了,

    “去约会吧(之后省略)。”

    就是这样的感觉。

    ……不对这看来不是假的。

    没事,我并没有因此而发狂。

    然后我把那天所有的预定全部取消(其实是骗人的。我根本没有任何的预定),然后朝着约定好的地方赶去。

    羽川像是理所当然似的比我早到哪里(而且理所当然的穿着校服。话说最近穿着校服约会也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呀。那么,走吧。”

    等等,用那爽朗的笑容,引领着我。

    会带我去哪里呢,总不会带我去图书馆吧,话说星期天图书馆应该是休息的吧,我就这样想着,也没什么惊讶,在途中还乘坐了地铁(还要把自行车停放到车站前的停车场),最后到达的地方是,上午刚开的卡拉OK包房。

    “……卡拉OK?”

    “嗯。”

    我还没有说出之后的话,羽川已经插进话来“两个人,唱两个小时”迅速地完成了手续。

    这是多么强硬的手法。虽说是约会,但这还真是一个具有男性风格的约会计划啊。像“什么都别说,跟着我来”这样的感觉,完全不征求我的认可以及意见的做法,真是把我给吸引住了。我真是好想学她这样。

    接着就是热情的演唱。

    羽川不断的唱着歌。

    真是惭愧,我对于唱卡拉OK的经验极其稀少,再说了在羽川面前唱歌这一行为本身就让我非常的抗拒,当我在操作遥控器的时候,她——

    “那么就由我开始吧。”

    手拿麦克风,开始演唱起自己点的歌曲。因为我在迷茫与害羞中徘徊,所以一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歌曲,“那下一首也由我来吧”,“下一首也是我的”,“由我来唱吧”,一直是羽川在唱。

    她就像是在开演唱会似的。

    被别人看来“你这家伙在干什么呀”,被这样问也是没办法的事,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说的只有一个。

    我想听羽川唱歌。

    她的歌真是好听的想死。

    对于她的歌技用“想死”这个词来表现如果有失风雅的话,那我就改正为“让人有种重生了的感觉”吧。因为我,是无论死多少次都会再度重生的吸血鬼体质,用这样的比喻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看来,和羽川在同一个房间中演唱人们所不知道的歌曲是有失体统的,因为她所演唱的歌曲全部都是连我都知道的流行歌曲,羽川真是非常完美的看穿了我的心思呀。

    因此我才会听得入迷,看歌曲目录的时间,连一瞬间都没有。

    不经意间她恢复到了以往的正常姿势。

    “真是献丑了。哎呀?嗯?阿良良木君,你还没有决定要唱的歌曲呀?那么,接下来就由我……”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稍微等一下,羽川。虽然情绪高涨的羽川小姐你是非常出色的,但请稍微等一下。”

    我制止住了把手伸向遥控器的羽川。你再这样唱下去的话,我会感动的流泪的。

    这样总不好吧?

    “休息。休息休息吧。稍微冷静一下,先恢复到原先的你吧。”

    “其实也无所谓啦。”

    好不容易放下麦克风,坐下的羽川。

    她再一次站起身来热唱起来。

    边唱边跳的班长。

    “不过还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啊……羽川,在我印象中你应该不太会来唱卡拉OK的吧。你到底是来了多少次,才练就这样一幅好嗓子的呀。”

    “嗯?不是啦,我可是第一次唱卡拉OK。”

    “…………”

    对着惊讶的回过头来说话的羽川,我顿时也被震惊了。

    “第一次?什么,但是操作遥控器之类的动作,我看你确实那么的熟练。”

    “这东西,稍微看一下就会操作了啦。”

    羽川理所当然的说着。

    这样看来,羽川可能是那种不擅长看说明书的类型。

    应该说她属于那种根本没必要看说明书的人。

    “什么……但是但是,我认为你唱的非常不错呀,照这样的感觉,在以前的画面上每次都会出现一百分哟。”

    “这个我倒是真不知道,即使你这么说。可能无论是谁来唱都会出现一百分的吧?就像是只放入了大吉的抽神签箱子那样。”

    “是这样吗……?”

    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听说卡拉OK的评分标准是非常苛刻的……不管怎么样,这家伙,看来不仅仅是学校的考试能拿一百分呀。

    真是强的一塌糊涂。

    “在别人面前唱歌,已经要追溯的到小学音乐课的时候了,我认为我唱的并不是很好哟。真是的,阿良良木君,你真会夸人。”

    “所以我唱的绝对没你好啦。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果你说,为了今天的到来,昨天一个人在这里拼命训练了六个小时,这样的话我倒是还能坦率的表扬你哟。”

    说实话我刚才,真的被你给吸引住了。

    过去的感动只会给人带来恐惧。

    “话说羽川,你没有看画面唱歌对吧。”

    “嗯?因为,我把歌词都记下来了。”

    “虽然我也没有资格说别人,你就不能像普通人那样唱卡拉OK吗?”

    说完之后,我突然,无言以待了。

    的确是不能像普通人那样唱。

    这对于羽川来说,其实是她一直以来的烦恼,正因为这样,才会发生那个被猫妖给附身的事件。

    这是多么愚蠢的发言,我居然做出了这样的发言——话说,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后悔了,但我此时却不知道用什么话再去面对她,羽川此时,

    “的确是这样呀。”

    和平时一样点着头说道。

    “但是,我考虑了一下最近所发生的事情,觉得想要把事情做的普通一些的这种想法本身,就很不普通不是吗?”

    “…………”

    “没错。想让自己变的普通这个目标,是没有前途的。”

    因此我才会再一次做那个噩梦对吧,我——觉得,与其说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还不如说是她说给自己听的呢。

    “应该说普通的人,希望自己变得不普通。而以普通为目标本身,就等于是承认了自己并不普通这个事实。这样一来,事情就会变的不协调对吧,对于我来说,关于那件事情,真是给阿良良木君添了不少麻烦了。”

    虽然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但是羽川,真的是,从心底里这么认为的。

    “虽然我认为至今为止的自己并没有错——但我也知道我做的并不好。太正确的话,就无法找到正确答案。不要太过于压抑自己,应该发挥出我的个性才行,不这样的话,不知何时可能又会被那只猫给迷惑了。”

    “……的确是这样啊。”

    可能,会这样。

    结果——猫就是另一个羽川,说得严重一点就是羽川自己,就算是借助了忍的力量把它给击退了——但只要羽川还在,那只猫就永远都不会消失。

    虽然忍野说以二十岁为一个基准——但羽川,也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吧。

    在那以后一直——在那以后一直。

    羽川必须去面对自己身体中的那只猫才行。

    并不是压制住她——而是去接受她。

    “就是这么回事,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去积累无谓的压力以及郁闷,我想通过各种方式来把那些压力给消散掉。今天就是第一回啦。”

    “嗯。啊啊,于是就。”

    于是就来唱卡拉OK吗。

    大声叫出来,的确是能够消除不少的压力。

    “什么呀,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呀。是这样的话提前和我说一下不就好了吗。我还以为是来约会的呢,害我瞎兴奋。”

    “我记得,我应该在短信中说到过呀。”

    “有吗?”

    “你实在想太多了。你都已经有战场原了,我怎么会和你做这样的事呢。”

    就这样,羽川满脸笑容的说道。

    “但是,的确是这样。我要是提前和你说一声就好了。虽然我自己一个人来也是可以的,但是毕竟是第一次所以还是有些害怕。”

    “哎呀,的确是会紧张的呀。原来羽川也和我一样呀。哎呀,我真是非常理解。当你要消散自己压力的时候,一定要叫我哟。就像今天这样,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陪你的。”

    “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啦。我是不可能会拒绝羽川拜托的事情的。”

    “那么,我还是赶紧拜托你吧。”

    这样说着的羽川,从一个非常可爱的,与校服有些不相称的挎包中,拿出了一把用皮革套装包着的剪刀。

    “这和阿良良木君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只是在前段日子失恋了。所以为了使烦恼散去。”

    她满脸微笑地说着。

    “这三编麻花辫,阿良良木君你能帮我一刀剪去吗?”

    “…………”

    今天的主题,看来就是这个了。

    话说回来,羽川的压力的原因就是我。

    消散压力等若干行为,可能也只是在和我赌气罢了,尽管如此,说着那样的话,向我伸出剪刀调皮的显露出猫猫般笑容的羽川,虽然不能说非常,但总感觉到她是那么的快乐,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幸福。

    我也不由得感到了幸福的感觉。

    今天果然是,最棒的一天。

    ……顺便说一下,在那时候所说的并不是玩笑,我真的帮羽川,剪掉了那两根三编麻花辫。是她强烈要求我剪的。真是难以相信。为了不给卡拉OK店造成困扰,还提前准备了洗手液,有种明知故犯的感觉。当然在之后的一天,羽川还是去了美容院进行了修整。

    那两个三编麻花辫,如今还在我的房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