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乌拉 比萨的海贼 尾章
    在位于涩谷区松涛的海原邸接待室里——

    「你说什么。贝鲁比萨火山爆发了?」

    『是的,也因为爆发的关系地区洞窟被岩浆给堵塞住,以至于仓库内的武器几乎不可能回收。』

    绯华把现场后续处理交给了柊,自己和霞搭乘直升机即刻离开岛屿,先行回到了日本。

    才回国没多久,就接到柊打来的报告电话而不禁口气变粗暴了起来。

    这是怎么样的造化弄人啊,之前拼死守护那个大地底洞窟,甚至还制作了防御用的炮塔,而岛中心的贝鲁比萨火山居然就这样爆发了。,结果,成功回收的只有航空士兵用的指南针和手表、杂物包等,以及一开始事先搬出的非武装品而已。虽然预定拿到网拍针对狂热者族群进行贩卖,但估计只能卖出和移动费用相当的数字。

    「换句话说,就是收支打平吗?」

    『是的。』

    「可恶,费了那么一番工夫结果居然连一块钱也没赚到!」

    绯华大失所望,一屁股跌坐在沙发的坐垫上。

    是因为岛上的神明对这群太过恣意妄为的人们动怒的关系吗……

    「对了,我老爸他呢。」

    大树老爷他……其实——

    「咦!你说什么……?」

    听了柊说明事情的始末后,绯华惊讶得说不出半句话来。

    乌拉·比萨岛村子附近的沙滩——

    时近黄昏,靠近了水平线的太阳开始染成一片红色。

    「全都付之一炬了呢。」

    眺望着冒出喷烟的贝鲁比萨火山,莱拉神情落寞地说道。「武器全葬送在里面了。」

    「嗯。」

    筱原点点头。

    他和先行回到日本的绯华做了不同的选择,为了见证筱原升平所遗留下来的『马六甲的日本军队宝藏』的处置,便和柊等人一同留在岛上。

    可是作业才开始不久,贝鲁比萨随着不吉的鸣响摇动开始从火山口喷出岩浆,从事作业中村民们全员也只能全都撤回到海岸。

    「画下句点了吗……」

    筱原看了一眼被灼热的岩浆给吞噬的炮塔和炮塔底下的大地底洞窟。

    六十年以来一直沉睡不醒的旧日军兵器彷佛在抗拒被人从睡梦中吵醒一样,又在那道岩浆底下进入新的梦乡。

    「这么一来,SHINOHARA要回日本去了吧。」

    莱拉说道。

    「我——」

    筱原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说话变得支支吾吾。

    「我想和你们……留在这里。」

    「你在说什么。」

    莱拉吓到回过了身。

    「我想成为海贼的一员,来更加锻链自己。变得像你和绯华一样坚强。」

    莱拉眼睛盯着筱原猛瞧……皮肤苍白且体柊瘦弱的筱原不管是谁来看,都会觉得他是那市长大的大少爷。不过此时此刻,他的眼神是认真的。

    「少作白日梦了。」

    莱拉以严厉的语气说着,把视线从筱原身上挪开。「我们村里的人,是因为不抢就没饭吃才干什么海贼的。你们根本不明白自己有多么受到上天的眷顾。」

    「莱拉。」

    「我现在虽然是在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但其实我也很想上学读书啊。如果我祖父的父亲……也不用扯到那么远,如果我的父亲是日本人的话,我就能上学,也能过着有电视看有车子坐的生活了。」

    莱拉忽然模样寂寞地笑了出来。「或许就是因为我抱着这种念头的关系,之前才会变得讨厌日本人吧。」

    「莱拉……」

    「不过。」

    莱拉向筱原伸出了双手。「就算你是日本人,依旧是我的战友。和我同船共济,并肩与敌人作战。我说的没错吧。」

    「嗯。」

    筱原握住了莱拉所伸出的手。她的手掌因为从小就每天划桨和操作农具,在不停劳动的情况下,虽然年纪轻轻却已变得十分粗糙。

    「莱拉,我不会忘记你的。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再回到这个岛上。」「我知道了,我会等你的。」

    两人握住了彼此的左右手,注视着对方的眼睛立下了如此的誓言。

    「年轻真好。」

    看着背着夕阳凝望彼此的筱原与莱拉闲人,柊露出了微笑。

    这令她回想起在乌拉·比萨岛从大树口中最后所听到的话。

    大树既没陪同柊,也没陪同绯华一起行动,他早已单身一人离开了岛上。

    「你要离开岛上。你不回去日本。这到底是为什么!」

    大树开口向忍不住提高音量反问问题的她说道。

    「因为我一回去,就会阻碍绯华的成长呀。」

    「理由又是什么呢。绯华小妹妹也才十五岁,是需要父母在一旁关爱她的年龄。即使不提这个,她已经失去了母亲,却连您也一起闹失踪,您可知这两年来她吃了多少苦吗。绯华小妹妹她真的是拼了命、尽自己所能发挥最大的能力努力到现在的啊。」

    绯华现在是以「社长」来称呼。

    但直到两年前,柊还是唤她「绯华小妹妹」,对她倍加疼爱。

    「这点我再清楚不过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更不能回去。」

    「为什么?我不懂你的理由。」

    「森林中有一棵大树倒下之后,会有过去不曾见过的全新小树在那里开始生长。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在大树倒下之后,阳光会射进来。」

    「没错,可是,如果原先的大树又回到那个有阳光普照,小树一路成长茁壮的地点的话,小树的发展会如何?」

    「咦……」

    自己所能伸长了身子,沐浴在阳光下才刚要开始茁壮的小树,会因为阳光被遮住而落得枯萎的下场。不是吗?」

    柊也明白人树想表达的涵义。

    「可是……可是……」

    但她不愿表示认同。

    「因为父亲不在的缘故,绯华宛如脱胎换骨般成长了。那孩子所需要的,不是我回到她的身边,而是浑然忘我地向前冲到自己的极限为止。直到和森林中其他的大树长得一样高大为止。如果,在长大的途中发生了什么碰壁的事,那个时候我再回来吧。」

    大树稳健地说道。

    「大树老爷,那么您要上哪去呢……。」

    面对这样发问的柊,大树所回覆的答案,是个既令人威到意外,又令人觉得十分有他的风格的场所。

    「是吗……」

    柊没有再多做挽留。

    长年担任秘书的她最清楚大树个性虽然稳健,可是一旦说出口的事就绝不会放弃。

    「那我该怎么跟绯华小妹妹说明才好呢?」

    先行回去日本的绯华和霞在那场海战之后,从所搭乘的海龙下船后,便与阔别两年末见的大树再会了。

    「哇啊,大树老爷!」

    「是霞吗。」

    「原来您还活着呀!人家真的好高兴。」

    看着忘我地一股脑冲向大树,脸上堆满了笑容紧紧拥抱的霞,绯华感觉有些生涩地开口挤出话来:

    「唷,老爸。」

    「嗨,绯华。」

    「亏你还能活得好好的呢。」

    「是啊。」

    虽然阔别两年才终于重见到过去一直令自己魂牵梦萦的父亲,可是等到见了面,却发现自己反而无法像过去一样向父亲撒娇。

    「喷。」

    用眼角余光看了磨蹭着大树满是胡子的脸颊的霞一眼,绯华当场转过身去。

    「这样好吗?都那么久没见面了?」

    柊说道。

    「反正回日本之后,那张脸爱看多久就看多久啊。」

    绯华若无共事地说着,然后……

    「我就让老爸和百合枝你独处吧。」

    态度冷淡地追加了这么一句话,就漫步离开了。

    接着绯华先行回国,而大树也从岛上消失了。

    (真的是让人一个头两个大的父女,爱耍任性这一点是海原家的遗传吗?)

    脑里回想着那两人的模样,柊不禁如此心想道。

    「没办法,只好暂时为工作而活吧。」

    「柊小姐。」

    刚刚和莱拉互相凝望的筱原向轻声喃喃自语的柊唤了一声。

    「你下定决心了吗,筱原?」

    「是的,我要回日本去。」

    「是吗。那么,我们一起同去吧。」

    柊露出了微笑。「这趟冒险辛苦你了呢,筱原。」

    「不会啦。」

    筱原正经地摇了摇头。「我来这一趟是对的。我觉得自己比来到这里之前更为振作了。」

    「也对。男生或许就是要出去旅行、历经冒险,然后渐渐成为一个大人的呢!」

    柊点点头,然后以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附带说道:「就像女孩子在恋爱中长大一样……」

    「老爸……他说不回日本来了。真的假的……」

    「大小姐!」

    在通话结束后依旧一脸茫然的绯华面前,换穿上女仆服的霞发出高昂的声音现出了身影说:「吃饭的时间到了。」

    「什么?」

    「今天的晚餐是煮大小姐喜欢吃的咖哩唷!」

    「去你的什么今天的晚餐啦。」

    绯华发出有气无力的声音,从斜下方向上瞪了霞一眼。

    明明费尽苦心找出来的日军武器又被埋在岩浆底下,甚至连阔别两年才见到的大树也跟着人间蒸发了,她的声音听起来却乐不可支是怎么一回事。

    再说这女的既搞不清楚状况也不会看别人的脸色,总是自己一人HIGH翻天吵得要命,碍眼到让人无法忍受。

    「而且咖哩不是昨天才吃过吗!」

    绯华用险恶的口吻指责霞的不是。

    「咦?可是大小姐自己不是说在印度尼西亚买的咖哩粉很好吃,所以要我再做咖哩的吗?」

    「所谓叫你再做——意思不是昨天做又叫你今天也要做!给老娘用点脑筋思考,白痴!」

    「啊嗯!」

    不仅银子没赚到然后又让父亲拍拍屁股闪人而心情超级不爽的绯华,把不满迁怒于霞的身上,先是抓起她的头发……

    「你这少根筋!脑残!呆头鹅!」

    然后把她的脸压在膝盖上推挤来凌虐。

    「绯华大小姐好过份!」

    「你那娇声娇气的声音是怎样!」

    因为凌虐不见功效而开始发火的绯华。「更何况你做的咖哩,胡萝卜硬得跟什么鬼一样!」

    「可是之前大小姐自己说喜欢胡萝卜吃起来口感脆一点的。啊啊嗯!」

    「我指的是放在沙拉里的胡萝卜!」

    绯华气到七窍生烟,拉着霞的头往膝盖猛撞。「放在咖哩的胡萝卜我喜欢吃软嫩一点的啦!」

    「怎么这样,啊嗯!」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绯华与霞。(正文最后一次插花:S女王和M女仆呀……真是耀眼呢……某S)

    和昨天相较,一点改变也没有的海原邸和平生活,今天依旧维持一贯的风柊继续展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