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BLUE 尾声
    筋疲力尽的宾客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世界第一高塔天启的入口大堂。每个人从紧急逃生楼梯大门出来后,都会有警察上前询问名字,并交由急救队员照看。

    巨大的玻璃门外是大批手持相机与麦克风的记者、消防员及围观群众。警察用胶带将人群分隔开来,在一旁看着不让人靠近高塔。

    那些穿着燕尾服的男宾们一路上几次合力挪开木材,早就热得将外套脱下丢掉,白色的衬衫也都被汗水湿透。盛装打扮的贵妇们也都脱下高跟鞋,赤着脚走下楼梯。她们梳妆整齐的头发也散乱开来,一个个都变成野丫头的模样。纽约的上流阶层们情绪都异常高涨,一路挥着汗,高声谈论着顶层发生的事及下楼梯这一路上的冒险故事。小孩子们更是不觉疲惫地一个劲冲下楼梯,焦急的父母连忙喝止。

    绅士和贵妇,老人和年轻人都在议论。

    “是啊!有个像名侦探一样的女孩子,身材娇小,长相可人!”

    “先是电梯爆炸,然后呢……”

    “大家一起寻找犯人,却没一个人发现真相,然后那女孩子突然现身!”

    “然后……在大家刚搞明白一堆真相时,一个戴着面具披着披风的男人冲了进来……用枪指着拉戈迪娅夫人……”

    “还有个东洋青年一直在保护那个像奇迹少女一样的女孩子……对了,他长得就像长大后的凛凛……”

    “你问他们在哪儿?那么显眼应该一眼就能看到啊。看……”

    “咦?”

    “可是,下来这一路上都是那个青年给我们带路的啊……他说因为路上有不少障碍物、”

    “那两人那么引人注目居然会不见了……?”

    “咦?奇迹少女和凛凛呢?”

    “哎,我还想着一定要跟他们说声谢谢呢。”

    “已经不见了啊……”

    “哪儿都看不到……”

    “不见了……?”

    所有人都一脸不可思议地扫视着四周。满身风尘的上流阶层乱哄哄地站在天启的入口大堂,他们的新女王——承载着未来希望的少女和她忠诚的东洋随从却不在其中。

    “消失了?”

    “妈妈。那两个人肯定……”

    孩子指着玻璃门外曼哈顿岛灿烂的夜景,笑着说道:“是飞走了吧?”

    大堂内的名流们沉默了一瞬后,爆发出一阵快乐平和的笑声。

    维多利加和一弥正准备悄悄从大堂的玻璃门溜出去。维多利加听到身后传来的童声,不由得绷着脸嘀咕道:“我又不会飞……”

    一弥平静地回答说:“那,我们就跑吧。两人一起跑。”

    维多利加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赞同地点了点头。

    一走出玻璃门,便迎面吹来一阵晚风。两人在新世界劲风的吹拂下,互相扶持,踉踉跄跄地走了起来。部分围观群众发现了两人,不由得欢呼起来。

    “他们还活着!”

    “哈喽!”

    “是奇迹少女和凛凛!”

    摄像机的闪光灯刺得两人睁不开眼,只好站住。左右两边都有人向他们搭话。

    “奇迹少女!请留步!”

    “凛凛,你还活着啊!太好了!”

    两人听到声音,一左一右地扭过头。维多利加右边站在的是本维凡。他又脏又累,两眼噙满泪水,可脸上却又挂着开朗的笑容,身上的蓝白红星条旗西装和头上的礼帽早已变得破破烂烂。

    他说话都是喘着气的,看来是跑着追过来。

    他欲言又止地咬着嘴唇,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后才抬起头,露出平时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想把这个交给你!”

    维多利加板着脸抬起头,嗔怒道:“拿错了。在另一边口袋里,都露出来了……”

    “啊!”

    本维凡笨拙地将绑着丝带的大波板糖递给维多利加,这次是一块鲜艳的粉色波板糖。

    维多利加一言不发地剥开包装,猴急地把糖塞进嘴里,两个腮帮子都被撑出了个波板糖形。她吮着波糖糖,含糊地说道:“本非安,偶吃到。”

    “嗯?你说什么?”

    “刚才,你撒谎了吧?”

    “……啊,没,没有!”

    本维凡本想否定,但沉默了一下后,还是点头承认了。

    “嗯。哎哎,被看穿了啊。硬币其实是正面!你别做那么危险的啊。奶奶真的会开枪的。”

    “唔,你成了我的救命恩人啊。”

    “哈哈哈!我答应过库……要做自己坚信正确的事……算了,让奶奶输掉也好……毕竟,人生总有输赢。奶奶已经钻牛角尖,以为自己是百战百胜。肯定是六十五年前意大利南部科罗尼亚村发生的事促使他变成这样的……啊,这些话我以后慢慢再跟奶奶说吧……”

    “唔。”

    两人互相凝视着对方好一阵子。

    本维凡盘起手,感慨地说道:“话说回来,你的推理方式实在是不可思议,得出的结论把我吓了一跳!而且你的搭档表现也同样精彩……你们真是世上最佳组合。你们刚来纽约应该还没找到住处和工作吧?身无分文的英雄!……不介意的话,我把‘旋转木马’租你们吧,我可是老板。那里虽然没法居住,但可以便宜租你们做办公室。奇迹少女,不对……”

    “……”

    维多利加嘴巴已被波板糖填满,看起来是无法好好说话了。她不知有没有听到本维凡的话,只是面无表情地抬起头。

    本维凡也不介怀,挺起胸膛说:“本这称呼其实是在纽约高中时,一个叫埃德加的帅哥为戏弄我给起的外号。我的本名没几个人知道……我的名字叫沃特-布鲁坎蒂。”

    “沃特”

    “嗯!于是?”

    “傻?”

    “你的本名?”

    “……”

    维多利加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不情不愿地吐出波板糖。

    “维多利加-德-布洛瓦!”

    她急匆匆报完名字后,又迅速将波板糖塞回口中,专心吮了起来。

    本维凡要到维多利加名字后,很高兴地笑了笑,伸出右手。

    “你好!维多利加!”

    他笑得很开心,两排牙齿都露了出来。

    另一边,一弥扭过头看到的是一大袋三文治。三文治散发着炸鲟鱼和塔塔酱的香味。一弥看得莫名其妙,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这时,三文治下面从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卖三文治的那家店还在营业!这是给你的!”

    “啊,是!……托罗路,你没事啊!”

    一弥低头一看,便看到一把金色大胡子和一双神秘的绿眼睛。一个矮小精神的绅士满脸汗水泥污地站在那儿。

    一弥礼貌地接过三文治。

    “梅娅莉送医院了……我明天去看她。凛凛要是方便也一起去吧。然后,回去的时候就在中央公园和绅士我一起品尝鲟鱼三文治加芋头沙拉午餐,吃个饱!”

    “是……啊,没问题!”

    “还有……你还没找到工作吧?看你语言能力还挺不错的。你也应该没其他长处就是了。”

    托罗路不知为何,一脸贪婪地盯着自己送给别人的鲟鱼三文治。

    “我倒是可以介绍你到《公路日报》去当实习记者。你考虑下吧。”

    “公路,日报……?咦,好像在哪儿听过。”

    一弥陷入了沉思,拿着三文治的手歪了歪,托罗路的目光也随之偏了一下。

    “记得今晚庆典刚开始的时候……广播的DJ说过……对了,汽车大王一时兴起买下了这家报社……?汽车大王?托罗路卖的也是车子……”

    “嗯,没错没错!就是我,我!”

    “啊?!托罗路居然是有名的汽车大王!”

    托罗路整理了下衣服,仰头挺胸站直,顿时变得风采超然。他向一弥伸出右手,朗声道:“我是乌鲁夫公司的创始人,罗伯特-乌鲁夫。被本涂满油漆的那辆新款汽车正是我这聪明的灰色脑袋开发出来的。”

    托罗路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变成了个翩翩公子。一弥听他这么一说,便记起乘车来到天启时,和广播DJ说话的汽车大王声音确实和托罗路的声音一样。

    “啊,你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偷偷坐上奇迹之车……”

    一弥点了下头。既感慨,又有点哭笑不得。托罗路扯着两撇胡子。说道:“你好。”

    一弥挺直背,应了一声。

    “我叫——久城一弥。”

    一弥报上姓名后,突然有种这才算真正到达曼哈顿的感觉。他平静而自然地微微一笑,乌黑的双眸突然湿润起来,在夜光映照下荧光流转,同样漆黑的刘海在夏夜的暖风吹拂中轻轻摇曳,

    维多利加抬头瞥了一弥一眼。一弥也看向维多利加,只见她两个腮帮子撑得圆圆的,只有一根长棒子从嘴里突出来。一弥吓了一跳,忍不住哇地惊呼一声。

    维多利加面无表情,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一弥手上的三文治。可她的小琼鼻嗅了嗅后,闻到了特制塔塔酱的味道,便将口中的波板糖取出,直截了当地说了句:“我不要。”

    “……我想也是。”

    一弥说着微微一笑,维多利加赌气地别过脸,又开始舔她的波板糖。

    接着,两人很自然地再牵起了手,仿佛一直以来两人都是牵手走来,之后也将永远如此。

    他们并肩站在一起,一步步踏入纽约的夜色之中。

    “等下,让一让!麻烦让下,我有亲人在里面!说了让开!可恶,可恶……啊,请,请让一下。”

    一把熟悉的年轻女性声音传来,一弥和维多利加不由得停下脚步。

    在封锁起来天启广场上,有一个穿着紫色和服的黑发东洋女性,她正急得跳脚,想推开维护秩序的警察,却被推开。

    东洋女子看到一弥和维多利加,停下动作,带着哭腔大喊:“……啊!你们果然在这儿!”

    女子双手掩面,抽噎着喊出两人的名字。

    “维多利加!一弥!维多利加!一弥!”

    维多利加和一弥也认出了那人,不由得大吃一惊。

    “……啊!”

    “琉璃?”

    久城琉璃——现在的武者小路琉璃甩开阻拦的警察,飞奔过来。紫色的衣袖如鸟翅般张开,绑着长发的红丝带也像鸡冠一样舞动起来。她身轻体灵,与学生时代时没什么两样。

    “琉,琉璃……”

    “姐,姐姐,为什么你会知道我们在这儿的?我们不知道姐夫家在哪儿,正打算去找……”

    琉璃跑到离两人只有一米的地方,才有点畏缩地停下,仿佛不敢置信竟会在这种情况下幸运地与弟弟重逢,担心再靠过去他们俩就会消失一样。

    很快,她便缓过神来,高兴地说道:“我在家听广播了!我越听越觉得奇迹少女就像维多利加……加上老家那边来电说你们都不见了。我当时还在想怎么可能这么巧嘛。后来,广播插进了事故的新闻……我担心得坐不住,就跑了过来。”

    “这样啊。姐姐……害你担心真是对不起……”

    “唔,琉璃……”

    “我们乘上移民船……横渡大西洋……路上发生了不少事,不过总算在今天抵达纽约,然后来到这里……”

    一弥开始认真解释起两人来到这里的经过。琉璃猛地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

    夏日的夜风凉爽地吹拂而过,汽车的喇叭声和人群的吵杂声随风送至耳边。维多利加的银发也在风中轻轻飘扬。

    维多利加一言不发地往前一步,一弥随即也跟上。琉璃也朝两人走近一步,既高兴又松一口气地张开双臂,仿佛万语千言尽在这一动作中。

    “维多利加,一弥……”

    “——欢迎来到新世界。”

    她说完,一把将好不容易抵达新大陆的一弥和维多利加拥入怀中,紧紧抱住。

    在今后的人生里,他们俩大概也将一路相互扶持地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