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倍感思念 第二话 两人独处
    下雨了。在现实与记忆的两边同时下着。

    1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从傍晚开始下起的这场雨,到了夜里,变得越来越大。

    一个人待在起居室里,小铃隔着纸门,行灯摇晃着光影。

    她双手抱着膝盖坐在起居室里,下巴就这么挂在膝盖上。

    “行人跟猪排今天该不会回不来了吧……”

    小铃喃喃自语。

    两人,应该说一个人加一只猪,打从一早就出发,前往南方森林领主岛虎的住处修行。

    行人表示会在天色变暗之前回来,但是小铃的师父岛虎可是住在深山里。下雨的时候要下山非常地困难。行人应该也很担心自己,但小铃实在不希望他太勉强。

    “今晚要一个人过啦……”

    她低声说着,寂寞在心里悄悄扩张,令她觉得自己失败了。

    都是因为自己说出口,才会多了这种不必要的真实感。连猪排都不在,真正一个人独处的夜里,到底要怎么过才好呢?尽管天已经黑了,现在也还没很晚,就算马上上床睡觉也没有睡意。

    讨厌下雨。讨厌天黑。

    可是,其实她讨厌的并不是这两件事情本身。

    “唉……”小铃叹气,不知道这是今天第几次了。

    突然,她发现自己的肚子正在咕噜噜叫着。

    (对喔,我好像还没吃晚饭。)

    肚子真的很饿,简直就像是在举手大声宣布自己饿了一般。

    可是一想到没有人来吃,她就完全没有动手做饭的兴致。

    叩咚,小铃躺了下来。她知道好几种可以拿来一个人玩的游戏可以用来消磨时间,只是她实在没有兴致。面对着走廊的纸门紧闭着,但越来越强的雨声依然一丝不漏地传进她的耳里。

    沙沙沙沙。

    沙沙沙沙。

    沙沙沙沙。

    沙沙沙沙。

    (雨声吵死人了!)

    在一片寂静的房子里回响着的,夜里的雨声,总觉得让人感到难过……还有点可怕。

    她不喜欢。

    下雨天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村子里的朋友都会特地来找她玩。只可惜今天雨下得太晚,没有人来找她。“这么说来……”她想起来了。当初首度开始这个惯例、每次下雨一定会来找她玩的一个朋友。

    对方到底在想什么呢?这至今仍然是个谜,她觉得是个谜。

    就让它一直是个谜吧。

    之前曾经问过对方为什么,也只换来一句“啰嗦,别问啦!”的回答。

    不管在什么事情上,都不会太过深入追究,这是小铃最擅长的一件事。

    “呜~~~……怎么办咧?”

    还是先来铺个被窝吧。或者是,不管怎样先弄点简单的晚饭?

    小铃正在为这个问题犹豫时——

    咚咚咚咚!有人拍打她家的门。

    小铃大吃一惊,肩膀晃了一下,接着抬起头,往门的方向看去。

    会不会是行人硬是赶回来了?

    ——行人公子~~小铃~~我来打扰啦~~

    那不是行人,但一样非常耳熟的声音。接着门框啷啷被拉开。

    小铃的眼睛眨个不停。

    “……咦,绫音!”

    撑着油纸伞的绫音就站在门口,表情非常地不高兴。

    以来找小铃玩的人而言,这模样有点怪。

    “怎么了?”

    “没什么怎么啦。”

    收起油纸伞,绫音砰砰咚咚地走进房里。

    由于大门敞开,雨声就这么直接流窜进来,听起来很大声。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大雨感觉不想结束,绫音是特地在这片大雨当中跑来的吗?

    她环顾房内一圈,视线回到小铃身上,问:“行人公子呢?”

    看来这才是她的目的。

    “他去找我师父修行了。雨下得这么大,今天可能回不来了吧。”

    “哦~~无聊死了,目标不在。”

    “目标……?”

    小铃满脸疑惑,不过还是站起身,走向门口。

    她穿上草鞋,抓了一块挂在附近的毛巾,递给绫音,接着坦率地问道:

    “这么晚了,你来找行人有什么事啊?”

    “嗯~~其实也不是那样啦。”

    “啊?不是?那么……”

    “离家出走啦,离家出走。”

    “梨子粥?”小铃小小地耍宝了一下。

    “你白痴啊?离家出走啦!”

    离、家、出、走……绫音一个字一个字念得清清楚楚。

    她一边擦着自己有点淋湿的头发,一边解释,自己是因为终于受不了姐姐的任性——换言之,就是平常那一套。

    只是这次绫音主张,不让她彻底醒悟绝对不甘心。只要让家里空个几天,姐姐一定就能明白自己的存在有多重要。要投靠谁都无所谓,不过她似乎是特地选择行人借住的小铃家。

    只可惜行人不在,只有宿敌(主要是胸部大小这方面)小铃在家。

    绫音把毛巾递回去……

    “我还是去找其他人吧,像是千影家啦……”

    她看看敞开的门外。此时——

    拉。

    “???干吗啦,小铃!”

    小铃无意识地用手扯着绫音巫女服的袖口。

    “咦?啊、那个……呃……”

    似乎对自己的行动感到很惊讶,小铃飞快松手,手忙脚乱地想解释。

    最后硬是挤出个笑容——

    “别、别那么说,就在我家住一个晚上嘛,绫音~~”

    “啥?”

    “来嘛来嘛!我做好吃的饭请你吃喔~~怎么样?”

    “干吗啦,用那种恶心巴拉的猫声……”

    不过绫音没有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嘴巴。

    她眉头深锁,看来似乎是突然想起自己一不小心就忘记了的某件事一样,接着又看了一次门外。沙沙沙沙沙沙……夜晚的黑暗里,大雨仍下个不停,房子里只有小铃一个人。而小铃并没有发现绫音的心里在想什么。

    “啧。”绫音轻轻地咂嘴,小铃瞪大眼睛。

    搔搔脸颊,绫音一脸不得已的样子,说道:

    “知道啦,知道啦,真拿你没办法。”

    绫音这么回答后,小铃的脸马上亮了起来,甚至还双手高举大叫“太好了!”

    “………呜。”看到小铃坦率地表露出开心之意,绫音细声呻吟,脸红了起来。她把脸转离小铃,喃喃地说道“她是笨蛋啊……”;接着仿佛要重整心情,轻轻咳了一下,笑眯眯(或者该说是贼兮兮)地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呵呵呵,对啦……”

    “咦?”

    “在这种夜里,讲怪谈吓小铃,好像也很好玩~~”

    “!!不、不行啦,那个不行啦!”

    小铃跳起身。

    小铃“呜喵啊啊!?”地惨叫。在恐惧感驱使之下,她忘我地拿着毛巾,卷住绫音的脖子。

    逐渐绞紧。

    她的脑子里是在想着……在被杀死前先干掉对方吗?这股蛮力大得惊人,可不是开玩笑的。“呜恶~~……”绫音发出极类似牛蛙被踩扁时的惨叫,意识逐渐朦胧地心想:

    (这是什么?难道她不想听怪谈,比较想看我变成鬼找上她吗?)

    不过大概不是这样吧。

    2

    那一天从早上起,就一直下着绵绵细雨。

    那并不是在最近,也不是很久很久以前,只是有一段时日前的故事。在许多居民的工作都是耕田时,下雨的日子几乎就等于是假日。阴暗的午后,整个村子仿佛睡着了一般沉静。

    雨中,绫音被妈妈千鹤派去长老家拿药。

    这是她回程时发生的事。

    那个时候她是为什么特地绕了远路去小铃家?她已经不记得了。

    她只清晰地记得,雨滴打在油纸伞上的声音。在一片细雨布成的烟雾风景中,远远地就能看到,小铃一个人坐在房子的走道上。她看着天空的模样,就像一张画,这个景象她随时都能回忆起来。

    ——你在干吗啊?呆呆地看着天空。

    她站在院子里问道。小铃的视线没有离开天空,只是用平坦的声音说:

    ——嗯~~没在干吗。

    ——什么没在干吗,你喔,这样会感冒的。

    ——嗯,也对哦。

    ——既然知道,就不要坐在那种地方……

    ——我在想,雨是不是快停了。

    小铃悄悄地说。之后她的视线往下滑,眼睛眨啊眨地回道:

    ——咦?是绫音耶。

    ——拜托!你也太晚发现了吧!

    ——啊哈哈,我刚刚在发呆嘛。

    ——不用你说,我看就知道啦。

    母亲过世后,(虽然有猪排陪着)小铃就开始一个人住了。村子里的大人都找她来自己的家里住,只是小铃用“有猪排陪我,没问题的”当理由,全部回绝掉了。

    小铃意外地顽固,没有大人能说服她,因此她始终都是一个人生活。小铃擅长所有的家事,村子里的工作大致上也都能灵巧地做好。不管从谁的眼里看来,她都在顺顺利利地过着日子,就连绫音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

    ——对了,绫音,你找我干吗?

    那个时候,看着笑眯眯的小铃,绫音没来由地就感觉一肚子火。

    那阵烦躁到底是什么?从那之后她想过无数次,却始终找不到答案。

    “没干什么。”这次换绫音这么说。她悄悄地将手上提着的药袋藏进上衣的袖子里。

    ——因为我超超超超超闲的,所以大发慈悲来陪你玩啦。

    完全是要对方感恩在心的口气。小铃却一点都不惊讶,只是淡淡地微笑着。

    ——这样呀,那我们要玩什么?

    就是从那次开始——

    “下雨天就去小铃家玩”隐然成为一种惯例。

    不知不觉间,这个惯例在朋友之间传开,一直到了今天。

    “啊~~~等一下啦,绫音!你放太多七味粉了!”

    “你说什么啊?这样已经算少的了,你这边没有了吗?”

    “没了啦!你居然整罐都加下去……”

    “嗯嗯……不这样不能满足啊,味噌汤的辣度是最重要的。”

    “都说是味噌汤了,重要的应该是味噌吧~~!”

    小铃跟绫音并肩站在厨房里,两人一起准备晚餐。切菜、料理的模样很适合她们。

    小铃喜欢的是跟每天三餐都有关的正统派,也就是妈妈的味道。

    相对地,绫音平常在神社负责煮饭时都会采取均衡式的调味。如果能够不管姐姐跟妈妈,要做自己喜欢的料理时,她则毋庸置疑地会选择超辣口味。“讨厌~~整个锅子都红掉了啦!”

    听到小铃这样的抱怨,不知道为什么,绫音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她用调羹舀了一点进小碟子里,尝了尝味道。

    “嗯,刚刚好☆不明白这种味道好在哪里的小铃,实在是个小孩子呢~~~~”

    被取笑的小铃噘起嘴巴。

    “哼~~上次千影才说过!”

    “啊?千影?说了什么?”

    绫音问道。小铃歪着脑袋回想:

    “呃~~她说什么来着……‘辣椒这种辣的东西,有燃烧脂肪的效果。所以因为绫音太爱吃辣味,因此本来应该堆积在胸部上的肉也都全部被烧光光了,一辈子都得当个飞机场啰’她是这么说的。”

    绫音的嘴角抽动。

    “这讨人厌的言论,说服力实在不上不下的。挺有一套的嘛,千影……”

    似乎是在称赞敌人很有一套的绫音,针对眼镜少女千影放出诅咒的怨念。

    “也没关系啦,反正胸部大只是让肩膀更酸而已,现在这样就好啦。”

    看着笑嘻嘻的小铃,绫音眯起眼睛,眉头深锁,接着突然伸出一只手……

    “那你给我!给我啊!”

    “啥?”

    “交出来!交给我保管吧!胸部大,肩膀会酸是吧?我也想说说看这种话啊!”

    “讨厌——我其实不会酸啊。”

    “什么?”

    “其实是千影跟我说,只要对绫音这么说,就可以给她大大的打击。”

    “是她教我的啦。”小铃如此说道。

    下次见面我一定要杀了你……绫音对着扁平的胸部发誓。

    3

    对于绫音而言,小铃是她“宿命的对手”。

    那是并不是最近,也不是很久很久以前,只是在一段时日之前,小铃跟绫音的体型还非常相似。

    在朋友之间,发育最早的是木匠家的玲玲。小铃跟绫音都跟其他朋友一样,是站在佩服玲玲胸部的那一边。然而,背叛有时是会突然造访的。

    其实也不是像气球那样突然胀大的,但绫音确实感觉到很“突然”。

    小铃的胸部变得很大,完全没有顾虑到比她小的自己。

    正所谓,昨日之友(贫乳)即今日之敌(巨乳)。

    “你……是不是又变大了?”

    两个人一起泡在浴缸里时,绫音盯着小铃的胸部直瞧。

    吃过饭后,两人正在洗澡。小铃家的浴室是天然温泉,相当地大。她一边摸着自己的胸部,一边说:“好像是耶……”

    在绫音眼中,这只能算是在自傲。她不由地咬紧下唇。

    “你这个叛徒。”

    “什么啊?我也不是自己想要变大的啊!”

    “你这个叛徒呜呜呜呜!”

    她那充满遗憾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死者的叹息。

    “啊、啊哈哈哈哈……别说这个啦,我们好久没有帮对方洗身体了,要不要来洗洗?”

    “啥?为什么?”

    “我们以前不是常这样做吗,一起洗澡的时候啊……”

    “……那是在你背叛我之前吧。”

    “好了啦,就别说那个了!好不好?好不好?”

    “唉,我是没差啦。”

    “好耶!”小铃非常开心。“真像个小孩子一样……”绫音则是叹气。

    两个人啪沙啪沙地从浴缸里爬起来。像过去一样,绫音先坐下,小铃一边哼着歌,一边用水桶捞了点热水,将毛巾放在肥皂上,开始搓泡泡。“为什么她这么开心啊……”绫音又叹了口气。

    说归说,绫音的嘴角也稍微放松了。好怀念,这真的好怀念。

    起满泡泡的毛巾,碰到她的背。

    “那就先从后面开始洗啰~~”

    没错没错,小铃在开始洗之前每次都会这么说。

    “嘿咻!嘿咻!”

    (呵呵呵,好像回到过去一样……)

    “嘿咻!嘿咻!”

    (……呃,这个碰到我的背的胸部,触感跟过去不一样~~~~~~~~~~!!)

    时光的流逝是很残酷的。

    简直像是自己一个人被留在过去一样,绫音有感而发,静静地流下泪来。

    “???怎么了绫音,肩膀怎么在发抖?”

    “没、没什么……你继续洗。”

    小铃感到奇怪,不过还是继续洗下去。背后、肩膀、双手。触感舒服,又带了点麻痒。重重的雨声在浴室里也听得到。沙沙沙沙,沙沙沙沙。不知道明天早上会不会停?

    (其实我并不在乎啦……)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如果雨明天能停就好了。”

    她小小声地说,不过看来小铃并没听到。

    哼~哼哼~~~~鼻子哼着歌,小铃仔仔细细地擦遍绫音身体的每个角落,接着便开心地宣告:“那这次换你帮我洗了~~”

    “好啦好啦……”绫音一脸苍白地回答,从板凳上站起来。

    小铃接替她,坐在板凳上。

    “拜托你啦,绫音☆”

    “……哼,总觉得很火大。”

    “啊?”

    “喔呀——!!搔痒地狱——~~”

    莫名感到一阵怒意的绫音,从背后痛快地搔起小铃的痒。

    4

    ——雨跟夜。

    小铃不喜欢的,并不是这两种东西本身。

    这点绫音知道。

    在整个村子都休息的下雨天,在家里跟妈妈玩的记忆。

    感觉会有鬼跑出来的夜里,妈妈温柔安慰自己的记忆。

    这些东西不断地侵袭着小铃的心,夹杂在雨声,以及夜晚的空气里。

    但是绫音并不知道,这些到底会让心多痛。

    她不懂。“……但是,”她心想:

    (其实我一点都不在乎啦……)

    雨这种东西,还是快停吧。

    (不对不对,我是真的、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喔?)

    夜晚这种东西,还是快点过去吧。

    雨势稍微变弱,取而代之的是,似乎开始起风了。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板门跟纸门都在晃动。

    在行灯的光芒熄灭的起居室里,小铃跟绫音爬进两组并列铺好的被窝,四周一片黑暗。

    侧耳聆听就可以听到躺在隔壁被窝中的人的呼吸声。

    “欸~~绫音。”

    小铃悄悄地说。

    “你睡着了?”

    “还没睡啦,干吗?”

    “没啦~~没什么。”

    “是吗?那就晚安了。”

    “嗯,晚安~~”

    寂静。浙淅飒飒的雨声。咔哒咔哒的纸门声。风声——过了片刻,则是小铃的声音。

    “……欸~~绫音。”

    “……干吗?我还没睡啦。”

    “是、是喔……”

    “就这样?”

    “嗯……对不起喔,晚安~~”

    “这是第几次啦?……晚安。”

    窸窸窣窣,小铃在被窝里翻了个身的声音。寂静。呼吸。

    嗖——小铃吸着鼻子的声音。窸窸窣窣、窸窸窣窣,完全静不下来的、小铃翻身的声音。

    又过片刻,声音。

    “……欸~~绫音。”

    “……………………”

    “……你睡着了?”

    “……………………”

    “……绫音?”

    “……………………”

    “……绫音~~”

    “……………………”

    “绫音……欸~~绫音,你睡着了?”

    “啊啊,真是的!吵死人了,我还没睡啦!这样根本就睡不着嘛!”

    啪!绫音气势惊人地翻开棉被,坐起身来。

    被这么大声一骂,被窝里的小铃“呜喵!?”地惨叫一声,跳了起来。外头还下着雨,当然,月亮也被雨云遮住,完全没有任何光线。只是习惯黑暗之后,绫音也能模模糊糊地看见睡在自己身旁的小铃。

    在黑暗当中,小铃用一种似乎在诉说什么的眼睛看着绫音。

    “……干、干吗啦?”

    这若有所思的表情,让绫音屈服了。小铃将手从棉被里伸出来,两根食指顶在一起,一副忸忸怩怩的模样。

    “这是干吗?”绫音一头雾水。

    “——可以吗?”

    小铃吞吞吐吐地说着。听不清楚。“???”绫音头上不断浮出问号,于是小铃又说了一次。这次是用比较用力的口吻,就像是在拜托一样。

    “……我可以过去那里吗?”

    那里是哪里啊?绫音忍不住东张西望。

    不过她马上就察觉到了。

    “你要进我的被窝?”

    小铃点点头。这就表示,她想要跟绫音一起睡。

    “真是的……现在两个被窝都接在一起,还不是一样吗?”

    没想到小铃大摇其头,喃喃地说:“才不一样……”

    这个请求实在太像一个在撒娇的小孩子了,绫音不由地呆住。小铃平常是很幼稚啦,但有这么严重吗?她心想。屋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以及晃动着纸门跟板门的深夜风声。

    其实她很明白,就是这些东西让小铃的心里不安的。

    好痒。

    “不行吗?”

    窝在被窝里往上看的小铃问道。这是种简直能让人背部发痒的撒娇声。

    笑她“笨蛋~~”,然后说些“我干吗跟你这种人一起睡”之类挪揄的话,这样或许是最像自己的做法吧……绫音心想。可是今天她不断地想起过去,陷入感伤,也表现出“最不像自己”的一面。

    只是确实心中有个自己认为,这个时候就是应该让她看看自己严肃的一面。

    对自己而言,小铃是“宿命的对手”,是不应该这样子亲密的。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可是——

    (算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吧?)

    绫音叹了很长很长的一口气……

    “好啊,来吧。”

    她掀起棉被,叫小铃进来。小铃像只小猫似地眯起眼睛笑了,接着窸窸窣窣地从自己的被窝爬进绫音的被窝里。绫音本来以为会是两个人在一个被窝里各睡各的,但小铃却紧紧地贴着她,仿佛要将脸埋进绫音扁平的胸部里似的。

    似乎是安下心来后,小铃发出“呜喵~~……”的吐气声。

    “绫音,你有时候真~~的很温柔耶。”

    “……那个‘有时候’是多余的。”

    “谁让你平常都老是在整我。”

    “因为你是我的‘宿敌’啊。”

    “哼~~我从来都没有那样想。”

    小铃埋在绫音胸前抗议。

    “你再啰啰嗦嗦的,我就把你轰出去啰。”

    听到绫音冷淡的回应,小铃不甘愿地安静下来。话说回来,这也贴得太紧了。绫音想要若无其事地推开小铃的身体,让她离自己远一点,小铃却视若无睹地勾紧了绫音的手,让她无法挣脱。

    “…………”绫音推。

    “……”小铃缠。

    “……”绫音再推回去。

    “……”小铃坚守阵地。

    无言的攻防、静静地拉扯,持续了一段时间。

    这家伙有这么烦人(难缠)吗?绫音心想,她最后终于放弃了,全身松懈,随便她怎么样了。而小铃就像保住睡觉地方的小动物一样,两颊开始松懈,没过多久就开始打起呼来。

    “真是太自以为是啦……”绫音叹息,并看着小铃睡着的模样……

    眼角泛着一点点泪光。

    (她是不是梦到自己的妈妈了……)

    她轻轻地将手伸向小铃的刘海,梳理起来。这么做的同时,她突然想起:

    (对了,小铃该不会也对行人公子这么做过了吧?)

    如果是,那就真的不可原谅,绫音一把捏住小铃的鼻头。

    呜~~小铃痛苦地呻吟着。

    5

    即使已经到了深夜,绫音还是睡不着……

    并不是因为“对紧紧贴着自己睡着的小铃有意思”这样让人又羞又喜的理由。

    (太、太、太碍事了,睡不着……)

    小铃简直把自己当成布偶或是抱枕,抱得紧紧的。

    今天晚上得这样子直到天亮吗?

    沮丧的绫音,在下个瞬间感觉到体内出现异状。疑似恶寒的颤抖,传遍整个脊背。这可不妙!绫音心想。一旦注意到这种感觉,就会飞快地变得越来越强。

    绫音忸忸怩怩地磨蹭着大腿。

    (呜呜……好想上厕所……)

    现在的她非常想去上小号。

    而小铃家的厕所是在外面。

    看着小铃含着泪,一脸安详的睡姿,绫音真的觉得很过意不去,却同时不断戳着她的脸颊,准备叫醒她。“呜喵……嗯嗯……”发出呻吟的小铃,双手不断收缩,缠得更紧了。

    手缠着、脚缠着,身体再稳稳地固定住,这可是专家级的。

    “不对不对,那不是重点!喂,快起来啦,笨小铃!”

    唯一能自由活动的手,啪啪啪地拍打、用力捏着小铃的脸。小铃还是不醒。

    在绫音下腹部不断膨胀的欲望逼近溃堤的时刻……

    (我、我都十六岁了,我不要尿床啦~~~~~~~~~~~~~~~!)

    然后就是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呼。”

    总算避开了最糟糕的结果,绫音顺利在外头的厕所解决完需求。

    走出厕所,夜晚的空气就像被洗涤过一样澄净。静静洒下的月光,柔和地照耀着小铃的家。走在庭院,准备进屋子时,绫音才突然发觉到。晚风轻拂着头发,她抬头看着星空。

    她低声说道:

    “雨,停了——”

    (其实对我而言怎么样都好啦。这是真的,真的。)

    绫音回到起居室,嘴角却挂着一丝微笑。

    6

    到了早上,小铃醒过来后,却发现绫音不在被窝里。

    “呜喵……?”

    爬起身,揉揉自己的眼睛。起居室很亮,而且还有清爽的风吹了进来。走道那边有声音传来——是绫音。

    “早安,小铃。你看,天气真好!”

    绫音换上巫女服,坐在走道上用梳子梳理头发。“真的耶!”小铃发出开心的叫声,跑到走道上。昨晚的雨云已经全部被吹走,明亮的阳光投注在整座岛上。院子里的水洼泛着光芒。

    “嗯~~~~好舒服啊~~~~~~~~~~~”

    小铃尽情地伸着懒腰说道。“是啊!”绫音附和。

    她轻轻地瞟了小铃一眼。

    “你还记得昨天发生的事吗?”

    “咦?啊,啊~~我跟绫音撒娇了对吧,欸嘿嘿。”

    小铃的脸稍微红了起来。

    “不是那个,是你在睡觉的时候,紧紧地……”

    “???”

    “不对,睡着的人根本不会记得嘛!没事了啦。”

    “???”小铃含着食指,一脸疑惑。

    梳完头发,井然有序地用缎带将头发绑成两束后,绫音站起来。

    “好了,我差不多该回去啦。”

    “啊?你要回去喔?”

    “仔细想想,如果我不在家,姐姐肯定会把厨房弄得一团乱。啊~~我全身都发毛了!”

    看来她虽然嘴巴上说要离家,最后还是打算回去。

    “这样喔……”小铃说。

    她送绫音走到门口。

    “那就再见啦。”

    “嗯……那个,昨天很谢谢你,绫音。”

    小铃有点害羞似地说。连绫音也红着脸说:“没、没什么……”

    两个人都低着头,度过一阵诡异的沉默——突然,绫音给了小铃的脑袋一记手刀。

    声音相当响亮,使得小铃马上热泪盈眶……

    “你、你、你干吗突然~~?”

    “哼哼~~是你太大意了,小铃!”

    喔呵呵呵呵呵呵!绫音高声狂笑,转过身子,跑出门口。她用力地踩在门口地上的一滩水洼上,水花喷得老高,同时又发出“哇呀!”的叫声,一点都没个女孩样。

    “给我记住!”莫名奇妙地对小铃丢下这句话后,绫音就离开了。

    小铃一直站在门口,直到看不见她的背影。

    脸上带着笑容。

    7

    啪沙!

    行人猛然踩进家门口的那滩积水。

    “唔哇!”

    他发出大叫,坐在头上的猪排也“噗、噗~~~~”地叫着。“不要笑嘛!”行人抱怨着,一边皱着眉头看着湿掉的牛仔裤,一边打开门。走进门内,他就看到小铃正站在厨房做早餐。

    正在用菜刀切着萝卜的小铃停下手,看着行人。

    “回来啦,行人,猪排。我就想你们差不多该回来了,正在准备早餐。”

    “昨天真的很抱歉,我们回不来。”

    啪!行人在脸前合起双手,拼命道歉。“不用在意啦。”小铃笑了。

    “马上就好喔~”说着她就回去煮饭。

    “她应该很生气吧?”行人心想,并警戒着小铃身上的杀气。不过哼着歌的她,似乎真的并不在意。咚咚咚咚,充满节奏感地切着萝卜的同时,小铃说道:

    “昨天晚上,虽然有下雨——可是我很开心喔☆”

    看着小铃开朗地笑着,满头“???”的行人跟猪排不断地眨着眼睛。

    (两人独处完)